金沙网站大全

两会教育热点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09年09月22日
 

2009年两会关于教育热门话题

2009年两会对教育的话题继续成为热点,还是集中在教育公平、教育体制、教育收费、教师工资等方面。与前几次会议不同的是,对教育改革的呼声更高、更具体、更坦直。

下面摘录几个突出的论题:

1、王玉凤:择校费已经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

在我国的很多城市尤其是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里,人们经常能发现这样的奇怪现象:两所小学(或者中学)也许仅仅相隔百米,但其中的一所因为占据了优质教育资源被称为“牛校”,在每年大笔收取动辄数万元择校费的“支援”下,校园优美、学生爆满、教师高薪;而另外一所学校却由于是所谓的普通校,校舍凋敝、教师无奈,不用说几乎没有择校生,片区内的学生还在不断流失。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通大学理学院教授王玉凤说:“这种差距所反映出的教育资源不平衡问题,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存在,也是教育体制改革中一个长期没有得到有效破解的难题。更为严重的是,择校费已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

2、卢志文:高中办学体制带来的矛盾渐显尖锐

翔宇教育集团卢志文强调,我国的普通高中,是中国教育各种深层次矛盾相互交织、表现集中的地方。主要存在三个问题:

一是投资主体混乱。普通高中既有财政拨款,又有市场收费,校际之间差距犹如天壤,马太效应突出。资金利用效率普遍不高。好学校,钱来得容易,显性浪费;差学校,办学质量低,隐性浪费。

二是学校游走在计划和市场之间难兼顾。差学校没娘,好学校娘多,婆婆更多。政府抱怨学校不规范不听话、学校抱怨行政统的过死没有活力、老百姓抱怨服务品质不高。

三是升学导向与升学可能矛盾尖锐。普通高中办学受升学导向统治。事实上大半学生不能升学,要走上社会。学校的培养目标、人才规格、课程体系、考核办法、管理方式,都指向升学。不能升学的这部分学生成了陪读的牺牲品,教育资源浪费严重。

3、蒋婉求:教师区域机制建设,破解城乡师资均衡难题

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盐城高等师范学校副校长蒋婉求认为,应该从改变教师学校所有为区域所有为主要内容的机制建设入手,促进城乡教师互动,破解城乡师资逐步均衡的难题。”

一是在各县(市、区)学校财政县级统筹的基础上,尝试由县统一管理、调配师资,即把教师由学校管理改变为由区域管理。而目前城乡学校之间的教师交流相当困难,城市学校的教师通常只在城市辖区里流动,农村学校的教师一般在乡镇区域内流动。蒋婉求代表说:“教师由县(市、区)教育行政管理部门统筹后,就可以直接分派某城市教师这两年或更长时间到农村学校工作,农村学校的教师也可以直接安排到城市学校工作,一段时间之后也可以再将其安排到农村学校任教。这种模式可以先在新进的教师中进行试点。”

二是完善名校集团化战略,发挥现有优质教育资源引领教育均衡发展的重要作用。蒋婉求代表建议,利用名校集团化推进优质教育资源的均衡,将集团扩展到农村学校。“根据我们的调研,一些学校集团在这方面也有成功经验。可以在总结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加以推广和完善,创造条件把这样的教育集团延伸到农村,把一批农村学校纳入以县域学校为龙头的教育集团中。”

三是加大公共教育资源分配向农村倾斜的力度,以增加农村对教师的吸引力。蒋婉求代表认为,在教师管理区域化的同时,必须在可支配资金的分配上、农村教师的工资福利待遇的标准上、新教师的配备上、校园校舍的建设上、学校债务的化解上,都重点向农村学校倾斜。这些投入要明显高于城市学校,逐步达到公共教育资源的区域均衡化,让广大教师乐意到农村学校任教。

四是进一步采取政策措施,吸引和留住农村中的优秀教师。蒋婉求代表认为,鉴于市场经济条件下师资配置出现的新情况,在逐步探索教师区域化的同时,为了稳定农村优秀教师,“可考虑免费加奖励的办法,从农村地区招收有志于从事教育事业的优秀学生,实行对口招生,定向培养,毕业后回乡任教;提高农村学校名、特、优教师的比例,适当放宽职称评定标准,规定在农村学校和薄弱学校评出的教学名师应当在本校工作一定时间后方可流动”。

4、沈健:普通高中教育立法

全国人大代表、省教育厅厅长沈健向大会提交了一份《关于普通高中教育立法的议案》,他建议应当立法禁止地方政府向学校下高考指标,将素质教育编入高中课程体系。

1)普通高中的问题需立法解决

 “现在普通高中教育面临着不少问题,”沈健告诉记者,因为是非义务教育,普通高中办学责任不明,许多学校依赖向学生收取学杂费和高额择校费来维持运转,这也是社会抱怨高中择校费高的源头之一。“许多地方政府以高考升学率作为教育政绩,作为衡量高中教育质量的唯一依据,极大地影响了学校教育的和谐发展,”提到这一点,沈健不无担忧,因为面对各种压力,学校往往会为了升学率违背学生身心健康成长规律来办学。“瑞典教育法中关于高中教育的条款有46节,日本也专门就高中立法,”他认为,普通高中教育面临的诸多共性问题亟需通过立法途径解决。

2)立法解决学校经费来源

 “特别是要禁止地方政府对学校下高考指标”,沈健说,普通高中教育招生、考试、评价与升学制度都应当写入高中立法中,通过法律强调普通高中阶段的学生评价重点是素质发展评价,要明确高中学生升学逐步与学校脱钩。他建议在立法中写入素质教育的条款,建立必修课与选修课相结合的普通高中课程体系,规定高中学生社会实践活动的课时数,倡导普通高中的研究性学习,对学生艺术素质、身心素质发展提出明确要求。关于最近大家讨论热烈的文理分科问题,最好也一并写入法规,确定下来。在议案中,沈健还提出了在立法中明确普通高中教育经费投入机制的问题,明确各级政府对普通高中教育经费投入的责任,建立家庭、社会、学校对普通高中教育成本的分担机制,这样才不至于让学校“走投无路”只能从家长身上“揩油”。

3)建议立法严禁“名校办民校”

 “名校办民校”的问题一直受到社会各界关注,这两年各级政府虽然也在清理“假民办”,但是在许多地方这种现象还是大量存在。为此,沈健还提交了《关于修订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议案》。他向记者指出,我国现行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及其实施条例规定公办学校可以参与举办民办学校,在实施过程中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是,优质公办学校参与举办民办学校,即“名校办民校”。以这种形式举办的民办学校实际上无法真正独立办学,公办与民办的界限很难分得清,老百姓往往视之为“假民办”。由于这类学校师资力量强,社会认可度高,招生规模大,公办色彩浓,它们的大规模发展挤压了真正的民办学校的生存空间,使得不少民办学校难以为继,与此同时,也影响了不少公办学校的办学。他在议案中建议应修订法规,严格限制公办学校参与举办民办学校,义务教育应当以政府举办,严格禁止公办学校参与举办义务教育阶段的民办学校。而在非义务教育阶段,除少量管理人员外,公办学校教师不得从事民办学校教学工作。

5、卢志文:呼唤中国教育多元办学体制和格局

卢志文的提案中说:中国的老百姓是世界上最肯为教育花钱的老百姓,这是中国教育最丰厚的资源。在教育上,他们实际花的钱比我们统计的数字要高得多;愿意花钱选择优质教育的人比我们预想的数字要大得多;他们最期待的是:优质教育服务。

 

为义务教育段孩子减免学杂费,是一件好事。但是,光有这个不够。大多数家庭,不在乎每年给他减免的这点小钱,不过就是一桌饭、一条烟的事,他们需要的是更好的教育,你给他提供优质教育服务,他愿意自己再多掏一点钱。对于那些真正贫困的家庭,你减免这点钱,杯水车薪,又远远不够。

如果我们变换思路,便会有根本的不同。大力发展优质民办教育,或让优质民营,让条件较好的家庭出钱选择民办学校,政府集中财力办好公办学校。两方面的需求,均获满足,相得益彰,公平效率兼顾,也促进发展。

6、庞丽娟:尽快调整城乡倒挂的不合理的教师编制标准

现行的中小学教师编制标准政策是2001年制订的。按照这个标准,城市、县镇和农村的生师比,小学分别是191211231,初中生师比则为1351161181。“这一编制标准以压缩编制和效率优先、城市优先为导向,存在编制标准整体偏紧、城市偏向和城乡严重倒挂的突出缺陷。”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庞丽娟代表说。

这个标准实行几年来的一个直接后果是,中小学教师尤其是农村教师编制大幅减少,全国和各地中小学教师编制数量整体压缩近10%。据庞丽娟代表了解,山西省实行2001年编制标准后教职工人数减少了5万,减幅高达15%左右。山东省济南市实际需要48万名中小学教职工,但按照2001年标准核定的编制数仅为41万个,编制缺口达7000余个,造成了中小学校运转和发展实际需要与人员编制的严重不匹配。不少农村中小学教师一人兼任几个班级的全部课程,周课时数平均为17~18节,教师长期超负荷工作;不少农村学校无法开齐、开足全部课程;一些农村学校更由于教师编制进口卡死而难以补充新教师,部分农村学校不得不为了保证学校正常运转而聘用代课教师。我国农村中小学教师编制紧缺、数量严重不足的问题已经成为制约我国广大农村儿童“学有所教”和教育质量提高的瓶颈之一。

庞丽娟代表建议,尽快调整城乡倒挂的不合理的教师编制标准,抓紧研究和建立“新双轨制”编制标准,而且,编制标准应该转变为向农村倾斜。

7、朱清时:特长生加分对农村子弟不公平,重点中小学应该取消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原校长朱清时表示,教改中的特长生加分不应该鼓励,因为这种作法对农村子弟不公平。“特长生如果要从事一些特定专业,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高考改革,考虑学生的综合素质,就包括他的特长。我们现在很多的改革,像特长生加分,往往农村子弟没有话语权,结果搞来搞去都是城市子弟,尤其家庭背景好的子弟的特权了。”

 “重点学校由于集中了优势的教育资源,有优秀的老师和办学条件,在当前考试的指挥棒下,升学率相对较高,自然许多学生都想挤进重点小学或是中学。”朱清时说,就因为大家都想来挤,但学校的招生数量又是有一定限额的,谁最后能挤进呢?大多数是有钱有关系的家庭的子女。

《国家教育督导报告2008》显示,全国有508个县,每县平均5所小学不足一名外语教师。朱清时说,现在边远贫困地区优质的中小学太少,这样的教师队伍,加上高考要考外语,导致这些地方大多数孩子不能上大学,即使上了大学,也进不了好大学,读到研究生的就更少了。所以,现在的大学生和研究生中,来自农村的、贫困地区的孩子越来越少,“这是很大的教育不公平”。

8、刘红宇:完善农村教育投入体制缩小差距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红宇认为,农村地区广大群众受教育水平和受教育机会明显落后于城市。要缩小这种教育差距,促进城乡之间协调发展,必须完善农村教育投入体制。

他说,目前我国农村义务教育体制实行“分级管理,以县为主”,农村义务教育的投入构成,只有8%由中央财政支出,另外92%则由各级地方财政支出,其中大部分由县级以下财政支出。相当一部分县级政府财力严重不足,尤其是税费改革后,农村义务教育经费投入明显捉襟见肘。地区间经济发展和财政收入的不平衡,决定了以县为主投入体制不能保证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

“义务教育具有全国性公共物品属性。”刘红宇说,“对农村教育的投入应该实行以中央为主的投入体制,确立农村义务教育在国家中央财政中的重要和优先地位,切实发挥中央财政资金在配置农村义务教育资源中的绝对主体作用。”

2008年年底,国务院通过了《义务教育学校实施绩效工资的指导意见》,决定从200911起在全国义务教育学校实施绩效工资,确保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水平,同时对义务教育学校离退休人员发放生活补贴。

9、张群:好的政策还需要好的实施细则

“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水平,但公务员工资水平怎样界定?”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控江中学校长张群在小组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时,谈到义务教育学校实施绩效工资改革面临的几个实际问题。

他还指出,在我国,目前还存在一些完全中学,甚至有12年制的实验学校,界定教师是义务教育教师,还是高中阶段的教师,也是个难题。还有文件中所说的“同时对义务教育学校离退休人员发放生活补贴”,张群认为是“剪不断,理还乱”。他以上海基础教育的发展历史为例,在1997年前,绝大多数学校都是完全中学,到1997年后才开始在重点中学中逐年剥离初中。如今事过境迁,初、高中教师如何界定是个问题。

此外,如何界定学校中职工这一群体的工作性质,兼顾其利益,张群认为也是个不能不考虑的问题。事实上,在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职工中有的也具有和教师相对应的职称系列。

张群认为,在实施《义务教育学校实施绩效工资的指导意见》时,必须处理好历史和现实的方方面面的关系。好的政策,还需要好的实施细则,才能使政策发挥其应有的效应,才真正有利于我国基础教育健康而和谐地发展。

他建议,从稳定教师队伍的角度看,对公务员工资水平,各省市应该有统一标准,即界定其省市公务员工资的平均水平。之后,确保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水平,这对吸引优秀人才长期从事教育、终身从事教育,促进教育事业的发展,确实具有重要意义。

10、学前教育亟待重视

张琼:将贫困地区农村幼儿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教育局副局长张琼说,在贫困山区幼儿教育这一块,国家目前还没有政策性的投入,地方财政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在他们那个地区的农村,26岁幼儿的入园率非常低;即便有幼儿园,也多为民办。张琼代表希望国家对贫困山区的幼儿教育给予政策上的支持,呼吁国家将贫困地区农村的幼儿教育和高中教育率先纳入义务教育范畴。

李和平:“义务学前教育”有点超前 暂时先“治标”

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和平表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阶段目前可能还很难做到,有点超前。学前教育暂时要“治标”。目前,学前教育更多是靠社会力量办学,在土地、房产、教师编制等问题上都缺乏规范,缺少法律依据。学前教育很多部门都在管,但责任比较乱,关键是没有法可依。李和平委员认为,当前虽然不能治本,但治标要有相关办法,在规范、突出问题治理等方面,政府应对学前教育出台相关的措施。

朱永新、谢华安:学前教育应该立法

全国人大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农科院院长谢华安分别向两会建议应进行学前教育立法。

 

朱永新代表提出,随着义务教育保障机制的建立和完善,广大家长对提供质优价廉的学前教育的呼声和需求更加高涨。同时,《教育法》所规定的四个独立学制阶段中,只有学前教育没有立法,学前教育的法律地位不明确,管理体制和投入体制不顺,政府责任不清,难以建立健康的学前教育管理秩序。因此,学前教育立法迫在眉睫。

谢华安代表在议案中指出,我国目前的学前教育存在着幼儿园教师的待遇偏低,学前教育经费投入不足,贫困家庭和农村留守幼儿的受教育权利未得到保障等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学前教育存在的问题,必须通过立法把学前教育纳入法制轨道进行制度化管理。

两位代表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尽快组织、启动学前教育事业发展立法调研,抓紧制定《学前教育法》,重点明确学前教育的法律性质、政府责任、国家标准、投入和条件保障、幼儿园编制等问题,以确保学前教育事业在法律的保障下健康发展。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上一篇:学生心理问题及对策[ 09-22 ]

下一篇:学生上网的利与弊[ 09-22 ]

威尼斯y奥门新萄京奥门新萄京威尼斯游戏平台新金沙现金技巧